上线广东民声热线(第二期)
发布时间:2015-11-19 来源: 浏览量: 浏览字号:

节目名称:广东省知识产权局 (期数:450) 主题:上线广东民声热线(第二期)

地点: 广东广播中心三层国际会议厅 主持:王晓菁

嘉宾:袁有楼 杨友东 王留军 蓝伟宁 黄文霞

播出时间:2015-10-20

上线嘉宾:
    【广东省知识产权局】广东省知识产权局副局长袁有楼、办公室主任杨友东、政策法规处处长王留军、协调与合作处处长蓝伟宁、执法与监督处处长黄文霞
    【特约评议团】广东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胡春梅、时事评论员苏少鑫、广东民声热线记者龙俊锋、赖昊峰、唐梦圆
    【媒体观察团】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新快报、信息时报、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省知识产权局上线广东民声热线直播现场

主持人:大家上午好,这里是正在直播的广东“民声热线”,我是主持人王晓菁。
今天来到演播厅现场的单位是广东省知识产权局,带队领导是省知识产权局副局长袁有楼,您好!袁局长!欢迎您和您的同事!

广东省知识产权局上线广东民声热线直播现场

特约评议团成员有:广东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胡春梅、时事评论员苏少鑫、广东民声热线记者龙俊锋、赖昊峰、唐梦圆。

特约评议团、记者

我们今天的节目依然通过广东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珠江经济广播同步直播。广东民声热线网和广东民声热线的新浪官方微博也会图文直播,荔枝台广播在线视频直播,欢迎各位收听、收看、刷屏。另外,也欢迎各位参与到我们的节目中来,如果您的企业在专利维权过程中遇到困难,或者对知识产权局的行政执法行为有疑问,又或者想投诉专利侵权等等问题,都欢迎您现在就可以拨打我们广东民声热线020-36235999。
您好,袁局长,上周广东省知识产权局上线节目时,记者曝光了专利局广州代办处收费窗口每天的办公时间只有5个半小时,而且窗口提供的服务不足等问题。请问经过一周的整改,现在窗口工作有什么改善吗?

广东省知识产权局副局长袁有楼

袁有楼:情况是这样的,上一周记者提出的几个问题,我们局非常重视,马上进行了整改,整改应该是分成两部分:一个是短期的,一个是长期的。短期的我们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马上延长收费的工作时间,从原来4个半小时延长到现在的7个小时,这个是一个我们所做的一个整改。第二件事情,我们在窗口的办事大厅增加了设施,现在缴费的同志可以利用我们大厅的电脑、电话来进行查询。第二个方面,从长期的角度来做,我们有三件事情已经着手在做。一个是大力普及推广网上缴费,以后专利申请人可以足不出户就可以办理缴费手续。这个我们一直在推广电子申请,目前我们省的电子申请率已经达到93%,应该是很高的,大部分的申请人都可以通过网上缴费。第二个措施是:提高我们窗口工作人员的素质,通过培训来提高他们的服务意识、工作意识。第三:我们建立长效机制,非常感谢我们的记者来发现了我们工作中的不足。

主持人:我们行动很快。接下来我们进入新的话题。今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部署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明确提出"实行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加强知识产权综合行政执法。而广东民声热线记者调查发现,珠三角城市专利行政执法冷热不均,有的地方十多年未发过一份专利行政处罚书。来看记者的调查:
播放短片(略)。

主持人:我们先来听听广东民声热线记者龙俊锋有什么问题要问,小龙?

龙俊峰:刚刚最后一个问题,人家说扫二维码,我们的执法人员下去扫二维码扫不出来,这个是什么情况?

主持人:黄处。

广东省知识产权局执法与监督处处长黄文霞

黄文霞:执法证是省法制办发的,扫不出来我也说不出来到底怎么回事。因为他发了执法证,我们就用他的执法证,也没有提出什么问题。我们去执法的时候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可能这个情况是比较特别。

龙俊峰:关于公开的问题,我们调查的是珠三角九个城市,在肇庆和中山,他们有案件有行政处罚决定书的,但是没有放上去或者是没有必要放上去,对于落实公开方面我们有什么要求或者是有什么措施约束他们?

黄文霞:根据国家专利局的执法管理办法,要求处罚决定书是公布在网上,他没有公布在网上的情况,我不知道具体情况是怎么样,但是他是有这么几个情况为什么我们处罚决定发的少,专利的假冒行为可能跟商标和版权的规定还不一样,我们法律规定的专利假冒行为,一个是专利过期了还打专利号,这个也算到专利的假冒行为。

龙俊峰:黄处,我刚刚问的问题是我这里有处罚决定书,但是我没有放到网上去。

黄文霞:他的处罚决定有一定的要求,就是你有发处罚决定书的一定要放到网上去。

龙俊峰:但是现在没有落实。

黄文霞:没有落实我们接下来要去了解一下下面市里面的情况,为什么没有落实。因为各个市的执法情况我们会定期去了解他们的情况。之前可能我们主要是抓这个执法,对于处罚决定他们有没有挂到网上这个我们是疏忽了。我们接下来会去了解一下这个情况,督促他们了解。

龙俊峰:让地方局来解释一下?

黄文霞:好的。

龙俊峰:连线一下中山局。

主持人:我们连线一下中山局,中山局在线吗?

中山局:我是中山局的工作人员,就刚才提出的问题我做一个回应,中山局我们实际的情况是这样的,今年我们专利侵权案件总共是389宗,我们其中结案是272宗,这个是我们1到9月份的统计数。因为中山我们现在搞了司调机制以及和司法审判有效的衔接机制,我们的案件是通过调解的形式来进行结案。虽然我们的案件很多,但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我们没有相应的处罚案件。所以我们处罚的案件没有挂在网上,原因是这样。前面我也注意到了,问过我们的工作人员,可能工作人员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没有理解透到底是下了处罚决定还是调解结案的情形,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龙俊峰:也就是说你们所有的案件都是通过调解或者是转交了法院或者是其他部门?

中山局:当事人最终是想获得赔偿。因为我们专利行政机关,我们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我们只能对是否侵权做出认定或者是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行为。但是对于涉及侵权民事赔偿的内容我们行政机关没有权利,这个管辖权是在司法机关。当事人对于他们获取侵权赔偿的需求,他们往往是在我们这里撤诉,然后把这个案件再到人民法院进行起诉,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获得相应的侵权赔偿。所以这些案件大部分是以撤诉和调解的方式结案。

龙俊峰:其他知识产权局的网上有专利处罚公开栏,但是中山局没有这个栏目?

中山局:这个是我们工作的疏忽,我们今天做完这个节目以后我们会马上把它做出调整。因为我们所有的案件的信息我们都有相应的流程,而且我们以前应该网上有这部分东西,为什么没有,我得要具体了解一下,到底是我们网络的问题还是我们工作人员操作的问题,节目做完以后我们会立马把它做好相应的工作。

龙俊峰:也就是说你们以前公开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

中山局:因为我们公开的形式是作为信息的公开,有没有专门这样的栏目我要去核实一下。

主持人:谢谢中山局的回应,小龙继续。

龙俊峰:江门这边说十几年来没有发出过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也就是说他没有行政处罚决定书来公开,我想问一下省局怎么看这个现象?

袁有楼:这个我来回应一下。专利行政执法,我们现在依托的执法单位都是知识产权局。刚才记者在这个栏目采访也非常了解,我们这个系统在地市一级机构的建设确实比较弱,全省我们有独立机构的就是广州市、汕头市,其他都是在科技局加挂知识产权局的牌子,这是一个实际。他们工作人员少,还承担了知识产权其他管理工作,专利行政执法在他们知识产权执法里面是其中一项任务。我所了解的有很多地市的知识产权局为了完成其他的各项任务,在行政执法方面做得少,由于专利行政执法是省一级和市一级都有执法权,他们有很多案件我们省一级也做。还有一些是法院去做了。所以不会影响到我们目前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这个是一个实际。大概情况是这样。

龙俊峰:我想问一下你刚才说的省市都可以联合来做,那省一级最近两年处理的纠纷以及假冒专利案件做出的处罚决定书有多少?

黄文霞:去年加上广交会的案件一共有两千多宗。

龙俊峰:就省一级的执法部门做的。

黄文霞:这个就是省一级的。

龙俊峰: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案件,发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案件有没有?

黄文霞:我印象中是做出处罚决定有一单挂在网上的。处罚决定因为涉及到假冒专利的情况,假冒专利为什么查了,但是没有处罚决定?这个刚才龙记者的短片说了有一个把握度的问题,为什么有这个问题在里面呢?因为有的我们查了很多种情况就是其实这个人是有专利的,但是有时候他可能是他的专利过期了之后,他还在他的包装上打着专利这个问题。这个我们可能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会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有的公众可能不知道。

龙俊峰:刚刚你说有纠纷处理案件只有一单吗?

袁有楼:2014年全省知识产权局共处理的案件是2555件,侵权案件1811件,结案1796件,这里面查出的冒充专利或者是假冒专利案件是739件,包括我们省局做的以及各个地市所做的总的成绩单,我们这个成绩单在全国知识产权的系统是排名第二。结案方式有多种,有的要发处罚决定,有的就是撤销的,还有的其他的一些结案方式。

龙俊峰:广州有独立局,处罚比较多。但是在惠州没有独立局,他的案件也不少。我分析他们发出处罚决定书的内容,里面的假冒案例和违法情节基本上就是黄处所讲的专利过期或者是其他的。你们认为不应该发处罚决定书,但是他们都发了,这个执法程度上差别比较大?

黄文霞:不是我们认为没有必要发。可能这方面有的地市有不同的理念,有的地市认为专利权人自己宣传没有到位,可能到现场,你如果是这种方式来假冒的话,一般会告诉当事人你这个属于假冒,你马上改正,用这种方式就没有下处罚决定。并不是说这个不应该下,可能在这方面,广州市和惠州市他们把握的比较严,其他市他们认为他们企业,因为可以要求他们更正,而且他们认为企业在这方面知识不够,而不是故意假冒,给他们一个更正的机会。

龙俊峰:这里面关于是否判断发处罚决定这一块的自由裁量幅度是不是比较大?

黄文霞:幅度不大。执法人员认为他本身就是专利权人,这个时间不长,刚刚过去几个月,时间不长的情况可能就会不发。

龙俊峰:同样在广东,同样的违法情节,但是受到的处理是不一样的,这个省局里面有没有掌握这个情况或者怎么来解释这个问题?

袁有楼:有。您反映的这个问题从表面上来看有这种冷热不均的情况,但是执法的标准都是统一的。各个市知识产权局执法尺度是一样的,但是这种情况以往没有,但是为什么今年或者是去年他们的案件多,这个和我们执法性质有很大的关系。我们最近围绕着专利执法还开展了一些专项行动。在专利执法要分两块,第一块是被动处理的,也就是说专利纠纷案件。第二块是查处假冒专利,查处假冒专利所依据的就是有很多都是执法机关实际去查处所发现的案件。这些执法的标准所选择的结案的方式可能是不同的。但是标准是一样的。

主持人:记者有很多的疑问。我们先听听现场评议员有什么看法。苏少鑫。

时事评论员苏少鑫

苏少鑫:我听了一声冷汗,上次节目的时候我就说过,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包括我这样的媒体从业人员,对于知识产权很少接触,也很陌生。大家也觉得这个直接跟老百姓关系不多,确实也关系不多。但是没有想到从今天听来,没有想到会这么混乱。刚才讲到一个执法证,这个是代表政府和国家的权力在行使他的权利。政府做了一个二维码让他执法是好事情,刚才讲到,即使是省法制办颁发的证,里面说有一批,这可能就设了一个陷阱,给基层执法人员造成尴尬甚至是威胁,你一进去一验二维码是空的,一旦是假的执法人员造成的人身伤害的后果由谁来承担?第二,对于被执法的市民来说,也会构成威胁。在验证过程中所产生的纠纷,很可能他们就会造成自己妨害公务罪。这个时候后果由谁来承担?当出现问题的时候说我们疏忽了,信息公开,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我们投入这么多费用去做网站和二维码,我们究竟有没有一个考核机制?我们的上级机关和下面各个局信息沟通的情况在哪里?这些网站的情况十几年,我一直听到的解释就是你这个所谓的没有发新证书是没有发还是说发了之后他没有及时的上网公开信息?而且,还有一个,在解释为什么这个专利打假没有出现的时候说工作的重点在于处理纠纷,我不知道这个解释怎么样能够说服你们的上面。中央现在要求加强落实行政处罚,你敢不敢说我现在的工作重点在做纠纷,所以没有时间做专利打假?这个说得严重一点算不算渎职和失职呢?你基层的执法力量不足?是不是执法力量不足我没有去做就是合理的,就是情有可原的,就不是失职的。

袁有楼:我回应一下。谢谢苏评论员提得非常尖锐的问题。你刚才提的几个我有我们自己的看法,供你们参考:
第一个问题,专利执法部门混乱与事实相差太大。目前为止我们的专利保护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在社会影响也是非常好。那么应该说在我们现在的体制情况下,没有说我们的专利是保护不了的。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关于执法证的问题,我自己不是特别了解我们执法证的二维码的情况是怎么样,我相信二维码是近两年弄出来的,我们有一些执法证是早期制作的。是不是我们碰到扫二维码扫不出来,这个是很少的各例或者是个案。执法证是我们执法依据,执法证也是我们身份的标志,这个应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关于考核机制的问题。现在国家从国家局到省到地市都是有一套考核机制,这一套考核机制不是特别完善。特别是信息公开的考核机制,这个也是国家局所提出来的要求,也是国家提出的信息公开的要求。这个都是进步的过程,以前我们没有信息公开,现在有信息公开了,可能有个别局不是做得很好。这个是完善的过程。
我们知识产权执法应该要考虑行政效率的,不是说我们没有案件,我们一定要去找案件,应该是我们配备必要的力量来满足社会的需求,否则我们有一些市根本就没有类似的案件,我们要配备足够的人员去做也不合适。应该说行政执法也是一个初生的行业,我们逐步逐步在完善,从体制到人员都在完善。

主持人: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后面还有时间来探讨。广东省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近几年起进驻广交会,现场受理专利侵权的投诉,并查处数千宗专利侵权案件。然而有企业反映,这种查处力度治标不治本,对专利产品的保护作用微乎其微,往年涉嫌侵权的商家依旧每年出现在展会上,推销各种抄袭而来的产品。来看短片:
播放短片(略)。

主持人:好的。广东民声热线记者唐梦圆有什么问题?
 

唐梦圆:他们希望把这个关口在出口之前堵在国内,执法人员在现场有一个展位,是不是就坐在那个展位,有没有一个定期的巡查?你们一走他们马上摆上去,你们只是坐在那个地方等有人来投诉,没有任何意义?关于这个被侵权企业的投诉你们有什么看法?

袁有楼:会展是时间很短的过程,就像采访所说的,它确实是治标不治本。这种场所在某一种情况就是治标的场所,他不可能通过广交会展会彻底解决纠纷问题。彻底解决纠纷问题一定要通过行政处罚然后再通过一定的程序来完成所有的过程。刚才当事人反映的确实是会展里面执法我们面临的困难。关于证据的问题,现在不少当事人确实根据会展来取证,把这个证据作为回去后他诉讼的依据。会展从当事人来说确定是一个取证很好的场所。第三,把这个产品放上去,然后我们执法人员一走又放上来,目前我们在会展执法的依据在某一种程度上说他是交易会自身制订的规则。因为我们法律所确定的规则在交易会很难执行,因为它需要相当长的流程。通过撤展可以取得很好的作用。

唐梦圆:你们作为执法在现场了,为什么不和广交会的政策打通它呢?为什么不做这个工作呢?

袁有楼:我们会展不能称是执法,我们是配合组展单位来确定你这个东西是不是侵权,实际上我们没有权利在会展上把这个产品撤下来,但是会展单位可以制订自己的规则,如果我们行政机关要做处理,一定要完成所有的法律程序以后,进入执行阶段才可以做的事情。所以这会给很多当事人一种误解,以为我们执法人员在那里就可以行使我们的职权,把东西没收或者是销毁了,我们这样做的话就是违法。

唐梦圆:那这样有什么意义呢?

袁有楼:专利是有一定专业性的问题,一般人很难判定这个东西是不是侵权。所以我们的执法人员配合交易会实际上提供的就是专业的判断,判断完了以后由交易会的规则来执行。

唐梦圆:最终还是要以交易会的规则来执行?

袁有楼:对。

唐梦圆:未来需要做什么?

袁有楼:肯定需要,有很多生效的决定和法院的判决可以在交易会执行。

唐梦圆:你们会进驻展会,既然你们目前来说现场堵住了,这个产品生产出来以后还会继续卖,为什么不在一年内其他的展会已经列入了其他的展会入展的黑名单制度?

袁有楼:你提得太好了,我们也在做这个事情,包括建立黑名单制度。

唐梦圆:企业发现还是没有做完?

袁有楼:会展的产品太多,有时候不同的会展对于规则的把握不好。目前我们真正做得最好的就是广交会,广交会这个是商务部组织的,所以他们对于这个工作有自己的规则,把握得非常好。

唐梦圆:你们在做有什么工作?

袁有楼:我们现在就是要把广交会成功的经验成功推到各类会展,所以2012年我们就制订了会展的管理办法。要求各个会展学习广交会的经验。

唐梦圆:这个管理办法是2012年制订了,现在2015年,有成效吗?

袁有楼:有成效。现在做的含金量也是非常高。

唐梦圆:律师就认为不告不理是法院受理案件的标准,不是行政单位的标准。现在有没有办法说如果你已经发现了一个明显侵权行为,联合工商部门进行执法,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袁有楼:这个跟案件性质有关,因为专利纠纷本质上是一个民事权利的纠纷,特别是侵权纠纷。这一块是不告不理。如果是假冒专利,侵犯了公众权益,这个时候我们就要主动去查处,我们目前做的就是这两件事。

主持人:我们就这个问题听一听特邀评议员的看法。有请苏少鑫。

苏少鑫:刚才袁局长也讲了,从知识产权局的角度来说有成效。但是我想从记者的调查,企业的感受,他们是感受不到。就是觉得力度不够,他们屡屡受到侵权,没有办法受到保障,这种差别是基于立场的不同还是对于成效解释的定义不同造成的差别。但是我觉得就像我们其实在上一期节目也知道,中国目前的专利保护,袁局长可以讲不会出现保护不了的情况。但是我想讲大家一个公认的事实就是中国目前保护专利的事实不仅是广东局的责任,总体上在我们法律体系的规定是比较滞后的。那么这种滞后应该说是全方位的。但是我们在认清现实的前提下,作为行政部门能够看到各种不足,也确实也可以理解,包括像在第一条短片中记者所调查发现的,知识产权局是在科技局下面附属的单位,确确实实也存在基层执法力量不足等等,这些都是客观情况。在认清客观困难之下,其实有时候态度也很重要。
袁:谢谢苏评论员对我们的理解。公众对知识产权的认识和我们本身知识产权上理解上有很大的差距。知识产权保护是一个系统工作,不仅仅是专利执法,这个跟我们的法制环境,意识水平,和我们的科技发展水平都有很大的关系。我们从政府的角度,我们在做一个系统工程。第一就是要普及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这个是我们几十年长年坚持在做的。第二,国家在不断完善这个法律,法律制度,大家也知道,我们专利法从实施以后已经经历了很多的修改,我们各个地方也制订新的法律。第三,我们也在完善我们的执法队伍,提高我们执法水平。包括现在的知识产权法院的成立,在司法领域也做了很好的改革。这些系统工程都会让我们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会上一个台阶。

主持人:前进的角度一直没有停下来。接下来我们来谈另外一个话题。再来谈专利保护问题。有企业代表表示,外观设计专利比较容易出现侵权,专家评定界限模糊是原因之一。请看下面这条短片。
播放短片(略)  。

主持人:我们有请广东民声热线的记者赖昊峰,昊峰有问题要问。

赖昊峰:我首先回应一下刚才讲到的话题,原因有一些地方是情节不轻,而且不是主犯。我想说的是我们冲了红灯就要拍照,就要受到处罚。袁局也说了展会你们的进驻算是做得比较好,企业说展会算是比较好了,展会外更是一片漆黑,你觉得你们的执法做到位了吗?

袁有楼:刚才片子反映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一个问题,外观设计专利确实是很容易混淆,一般的非专业人士很难在法律上找到一个判断的依据。就会形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状况。法律来处理这个问题是有标准的,我在这里就不解释这个标准。刚才赖昊峰记者提出的关于广交会会展保护的问题,确实存在着大家会有不同的观感,如果站在一个企业的角度,他就会感到他有很多问题解决起来很麻烦。这个也是我们需要去解决的问题。从执法机关的角度,我们也是用了很大的力量去处理,这个差距现在会在逐步弥补。今年我刚刚得到一个新的数据,我们每年广交会都有300多宗的侵权投诉。广交会数十万的产品,有300多宗的投诉,比往年的投诉在下降,这个下降说明我们进驻广交会执法是有效果,起码让企业找到解决的办法。以前是没有,我们要看到它的进步,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我们真正在处理专利侵权或者是专利维权面临的困难。我们现在真正面对的问题不是这个,特别是电商领域的侵权会更加严重。我们现在对电商领域的侵权更加要重视。

赖昊峰:你刚才说到要专业人士、专家组来评定,但是企业就会觉得这个专家组是不是裁量权有一点太空泛了?

袁有楼:这里面有很多标准,在这里没有办法把它说得很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派执法人员进入会展的缘故。这些执法人员是按照法律的依据来判断这两个产品是否有雷同,这个认识和当事人的认识不一致,特别是利益相关方的认识偏差会更加不一样。

主持人:我们听一下特邀检察员胡春梅的意见。

广东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胡春梅

胡春梅:先面三个片子反映是专利保护的问题,一个是专利侵权,第二是假冒专利,是不相同的概念。专利侵权我们现在司法的途径主要是通过民事诉讼,难度其实是比较大的,要有被侵权人去取一个被侵权的证据。包括他受到损失的证据都是要自己去搜集,难度比较大。连线中山,说所有案件都撤诉,所有当事人都去向法院起诉,这个和实际不相符,当事人其实从民事角度维权非常难,而且时间很长。我现在想说的是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假冒专利,假冒专利是可以入刑的,我国《刑法》规定假冒专利如果是情节严重可以入罪,知识产权局对于假冒专利的执法实际上是可以立即起效,真正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尤其是我们说到结合之前所说的我们知识产权局有关的平台,公示公告、行政处罚。我们所做的假冒专利很多情况下都是重复或者是多次假冒,你说他疏忽了或者是忘记了自己的专利号继续使用都不存在,他们假冒主观故意是存在的,个别情况才是疏忽的情况。所以在这个时候执法的我觉得应该结合我们网站的公示或者专利管理部门平时就要有统计的平台?我立案的数量是多少?处罚的数量是多少?有一个对比的数字,有哪些商户或者是商家曾经就是假冒过别人的专利产品,我们可以列入黑名单或者是警示名单,这次广交会又出现了,我们就是把它列为重点检查对象。我们根据现在的专利执法,专利行政处罚办法,这个处罚权知识产权是有的,是否暂扣、扣发这些都有。

主持人:袁局,简单回应一下。

袁有楼:谢谢胡律师的建议,你的建议非常好。我们现在在做一件事情叫“诚信体系建设”,诚信体系建设就是要建立一个黑名单制度,通过社会舆论和道德的要求,进行的一种制裁。但是它需要两方面都要去推进。谢谢您的建议。

主持人:时间关系。我们今天这一期民声热线节目到此结束了。感谢广东省知识产权局的领导嘉宾以及特约观察团和媒体观察团的嘉宾参与我们的节目。错过了我们直播的朋友可以留意电视版的广东民声热线,今晚6点在广东电视新闻频道播出。另外,您也可以在微信平台上关注“广东民声热线”的公众账号,留意我们节目的其他动态。
下周,广东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将上线广东民声热线,欢迎提供新闻线索,再会!

源文链接:http://www.gdhotline.gov.cn/programs/456

 

分享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我是智能机器人悦知,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